原本老媽打來說,老弟出了什麼事情,我打算星期六日回家一趟,


後來才發現:


是老弟在台北,把(原本我用的)機車騎去不知怎了(可能是撞到什麼東西吧?),


後輪修不好,


要我把花蓮用的這台機車北送支援。


老媽說:「就把你沒用到的那台機車,北送是會怎樣?」


嗯...


我是很少騎機車沒錯,但是也不至於到了老媽說『完全沒用到』的地步。


不過相對於老弟的困難,他真的比較需要機車就是。


如果時間再拖晚一點,就可以和XBOX 360一起北上了。


只能說,時間還是不夠湊巧吧...


明天再處理,評鑑比較重要。


******


總之,後來,我去了台東。


台東,有85度C、也有燦坤、有金石堂(還能問路找東西吃)。


驚訝地發現,海線的路我已經不認得(明明去年還開過兩次)。


******


回來的時候,


呂同學來電,說要結婚了。


沒錯,就是我故事中,高中同學中第二個四號,高二留級,轉社會組後考上政大法律系的那位。


他的老婆也是橋頭人,時間定在12/01,地點:九如路。


如果可以的話,一定要去這一場。


會變成同學會吧...^^(也該是開始有紅色炸彈的時候了...)


聽到他說,寫喜帖的時候他大學同學們都是什麼律師、法官的,頭銜要寫很長。


我倒希望他別寫我的,只要寫名字就行,不過他很堅持一定要加上稱謂...|||


(天知道送來的帖子上會寫上什麼東西...~"~a)

rsco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